my’blog

百年南昌路,别样“海派烟火”

南昌路100弄2号,中国共产党发起组成立地(《新青年》部)旧址;南昌路100弄1号,黄浦区瑞金二路街道“瑞金·初心会客厅”。弄堂里,硕大的芭蕉树,果实累累。

在这里,星火初燃,初心始发。2021年,建党百年之际,南昌路,名动天下。

今年,经历了大上海保卫战,重回百年南昌路,1.6公里小马路上,呈现别样“海派烟火”。

芭蕉熟了

“杨柳青,樱花雨,人间三月多缤纷。你大白,我青衣,最解料峭是逆行。”

一位常常行走南昌路的朋友,在朋友圈留下这段话。

三月,新冠杀了回马枪。四月,大上海保卫战打响。艰难鏖战,除了核酸检测时间,南昌路的春天,静悄悄。三月、四月、五月,过去了。六月,大上海保卫战,迎来胜利消息,最艰难时刻,终于熬过去了。

一路逆行的,何止大白、小蓝,遍布南昌路的小店,一样经历了各自的逆行。

南昌路49号,有个名字,叫“观心舍”。店主人,是一位海归,在南昌路开出观心舍,专门从事城市文化传播。

过去两三个月,左邻右舍,大大小小、各种各样的店面,开开关关。观心舍,心慌吗?说一点不慌,那肯定不是真的。可是,慌张,有什么用,何况,遇事心慌慌,那也不是观心舍的风格。

疫情期间,不能出门,观心舍团队的线上头脑风暴没停过;做城市文化传播,无论何时,都要有拿得出手的作品。

头脑风暴,迸发奇思妙想,就像窗外大梧桐树发芽了,吐绿了,就连往年恼人的飞絮,竟也舞出了小马路的活力,一派生生不息的景象。

再看看观心舍,一处有趣的老房子。原先,一套大房子,住着两户人家,一道墙隔开。这道墙里,藏着两扇门,一藏就是70年。

几年前,观心舍来了,重新装修,打开墙,哇,墙里还有门啊!小心打理,门上的五金配件都还在。店主人说,这就是缘分,观心舍是来照顾老房子的;不止照顾老房子,遇见疫情,不躺平,逆行,就是修复我们自己的小日子,定定心,要好好的,终究会有拨云见日的时候。

其实,每一次变故,都会是一次机遇。2020年疫情后,南昌路上开出了一家家咖啡店。今年呢?谁又会成为小马路的“新活力”?或者,各色小店,百花齐放?

观心舍,就像是南昌路上的民生民情观察员。无论如何,盛夏来了,南昌路100弄,大芭蕉树,果实累累,看着,就让人心生欢喜,因为,那是人们渴望的生机与活力。

旗袍飞奔

汉字里,“赟”,很特别,智勇双全又富足,够美好。南昌路132号,“赟”旗袍店,女店主名叫蔡新海。

1984年,18岁,自学成才,拿起剪刀针线,踩踩缝纫机,蔡新海给自己做了件旗袍,麻纱面料,便宜,穿上,好看。从此,蔡新海开始了旗袍事业。

一开始,四台缝纫机,二三十个平方米的小作坊;然后,100台缝纫机,200多平方米的厂房;然后,注册公司,专卖旗袍;然后,旗袍专柜开进浦东八佰伴、南京路新世界、第一百货……百联旗下所有百货商店里,都能看到高端定制“赟”旗袍专柜。此时,距离四台缝纫机起步,不过5年时间。

蔡新海说,回头看看,那速度,就是飞奔。

飞奔归飞奔,一辈子,谁没遇见过几道坎,“赟”旗袍,也一样。只不过,每一次,“赟”都化险为夷。

2008年,金融危机,消费下滑,大型百货店高端服装零售受冲击。2007年,“赟”旗袍所有专柜,已全部撤离商场,资金回笼。先见之明,太厉害了,怎么做到的?

蔡新海说,没什么,也不是先见之明,当时就是想有自己的品牌专卖店。

品牌专卖店?对,一件叫“赟”的旗袍,软缎、盘扣、镶边、精工,在特别的门店里,等候要等的人。

这样的门店,开在了茂名路旗袍一条街,开了很多年。

2020年,“赟”开进了南昌路。选择南昌路,是因为几年来眼看着一条籍籍无名的老旧小马路,日新月异,仔细打听老底子,才知道,这条小马路,不同凡响。

2021年,跟《觉醒年代》一样响亮的,是南昌路。老客户们打飞的天南地北来到南昌路,找到“赟”旗袍。热爱,究竟能有多大动力呢?有个小姑娘,上中学那年,看见了橱窗里的“赟”旗袍,去年,小姑娘要做新娘了,找到蔡新海,说,等了很多年,旗袍,终于好穿上了。

因为这些人、这些事,蔡新海告诉自己,这辈子,就做旗袍。

今年,遇见奥密克戎,生意怎么做?也没啥大不了,门店关了,上直播间,继续!进入6月,门店生意也一天天好起来。

不止上直播间,不止开门店,南昌路“人文会客厅”,用起来,开公益服饰课,传授旗袍技能,传播中华民族服饰文化,让这件叫“赟”的旗袍,要在百年南昌路上,继续飞奔!

趣游衡复

南昌路152号,瑞金二路街道人文会客厅,去年5月开张,荟萃人文蕴脉,分享文化精彩。这里,融合文旅咨询服务、社区探寻导览、人文艺术展陈、公益文化沙龙四大功能,为社区居民、楼宇白领和往来游客提供多元服务。

“会客厅”,长啥样?第一眼,够海派!进了门,走二十来步,沿楼梯上去,就是阁楼。阁楼上,长条矮茶几,沙发,十来个人,坐下来,喝喝咖啡聊聊天,舒服。只不过,这“会客厅”不是寻常人家的,是百年南昌路的,所以,阁楼下四十多平方米的空间里多了大屏幕触摸屏,想知道1.6公里“非常小马路”的前世今生,大屏幕触摸屏,就是问不倒的讲解员。

若要选更有温度的讲解员,自然是活生生的志愿者了。于是,“走读瑞金”志愿者正式上岗了。这是一群生于斯、长于斯、工作于斯的“素人导览”。其中一位,70后瑞金社区党员任昊,是南昌路克勒咖啡馆店主,也是南书房国风研习社合伙人,担任“走读瑞金”趣闻逸事主要策划。

南昌路,地处衡复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,好比露天博物馆,人文底蕴深厚,红色旧址、名人故居、优秀建筑和特色小店云集,一系列特色主题游览路线,独树一帜,跟随“素人导览”们开启街区微旅行,别有风味。

盛夏时节,暑假来了,趣游衡复,走读瑞金,快哉快哉!

真理味道

或许是小时候听多了郑智化的《水手》,长大后,“水手”的第一份工作,就是做水手。

人文会客厅向西,不远,就到了思南路,转角,就是咖啡店。十来个平方,自称“水手”的店主兼任咖啡师。店主大名贾新华,海事大学毕业,在海上漂了好几年。然后,上岸,做什么?做咖啡。店,选在哪里?南昌路思南路口,蛮好。

上岸的水手,成了新锐咖啡店的领跑者——去年,上海咖啡民间排行榜上,排名第一。

疫情冲击之下,南昌路上,一些咖啡店关门了。别人问水手,这情形,担心吗?

水手摇头。店开开关关,正常;凡是生意,有领跑的,就有陪跑的;开咖啡店,要是一门心思只想赚钱,十之八九,做不长。

别人说,哦,领跑,陪跑,真是“凡尔赛”,你是“第一名”啊。

水手笑了,倒也不是“凡尔赛”,是经验教训,得第一之前,开过一家咖啡店,头一回开店,没经验,没多久就关了。

只不过,关了门,不算完,仔细想想,一个上岸的水手,除了想开咖啡店,还想做别的吗?

想来想去,没别的想法了,只有咖啡店。好吧,那就想清楚怎么开,继续开下去。于是,南昌路思南路转角处,人们看见了水手的新咖啡店。

一个人,一家店。早上6点开门,每天营业12小时,来买咖啡,要排队,可就是有一大批人,愿意等。每一杯,从热喝到凉,圆润顺滑。排行榜评价说:杯杯好喝的全能选手,上海也许还能找到,但好喝以外的谦逊、真诚和贴心,不多见。

遭遇奥密克戎,水手的咖啡店,关了两三个月。房东老太太一家蛮好,当时说起房租减免,老太太的儿子动员老太太——“第一名”房客,咱们能遇见,是缘分;如今,“第一名”遇见了不容易,是不是该帮一把呢。老太太思路清爽——房租,说减就减!

6月29日,可以堂食了。水手跟往常一样,早上六点,开门,磨豆,手冲,精工细作,12个小时。

想想也是,海上大风大浪见多了,自然波澜不惊了。只有一样,水手心里明白,在这么好的地方,要拿出配得上的手艺——匠心独运,对一个手艺人来说,这也是一种“真理的味道”。

重阳诗会

傍晚时分,茂名南路、南昌路路口,阅读花园。经历了疫情,这个家门口的花园,推窗见绿,出门见园,依然精致。

花园里一尊泰戈尔半身铜像。诗人铜像有什么来历?

“泰戈尔先生也是南昌路的老朋友了!”朱福海,瑞金二路街道茂名居民区义工站站长,土生土长的南昌路居民,这里的典故,如数家珍。当年,诗人泰戈尔三次到访上海。徐志摩曾是随行翻译,泰戈尔在徐志摩家中暂住。徐志摩家在哪里呢?就在南昌路136弄11号。2010年,恰逢中印建交60周年,印度政府向上海市政府赠送了泰戈尔铜像。从此,铜像就坐落在这里。

去年,南昌路街区改造,阅读花园应运而生。看见花园,第一感受是亲切。一个变化是,花园建成后,诗人和居民们更亲近了!塑像四周原先是半人高的围栏,改造后,拆了围栏,整个阅读花园跟人行道在一个水平面上,行人来来往往,看见了诗人,停下脚步,合影留念,就像老朋友久别重逢。

花园一角,是“图书漂流角”。一排琉璃景墙,中间嵌着几个书龛,一整面墙,就好比一个大书架,一本本图书放进书龛,整整齐齐。谁来捐书呢?居民、行人都可以“随手公益”!

“图书漂流角”旁边,是朗读亭,造型也很别致,弧形法式铁艺廊架,很宽大。等到藤蔓爬满,人坐廊下,一架绿藤遮阴,清凉的。

去年重阳,小型诗会跟爱诗的居民们,见面了。疫情过后,今年重阳,居民诗会,自然少不了。

等待诗会,居民们的心情该怎么形容呢?还是泰戈尔的诗句——“你微微地笑着,不同我说什么话。而我觉得,为了这个,我已等待得很久了。”

新民晚报记者姚丽萍

 


posted @ 22-07-02 05:52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欢乐快三平台,欢乐快三官网,欢乐快三网址,欢乐快三下载,欢乐快三app,欢乐快三开户,欢乐快三投注,欢乐快三购彩,欢乐快三注册,欢乐快三登录,欢乐快三邀请码,欢乐快三技巧,欢乐快三手机版,欢乐快三靠谱吗,欢乐快三走势图,欢乐快三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欢乐快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